快乐8计划
?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廉政文化 >历史故事

监察御史元稹
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   更新时间:2019-02-25 15:11:09

 

 

元稹像

 

《新刊元微之文集》书影

元稹(779年—831年),字微之,洛阳人。元稹与白居易共同倡导了新乐府运动,是唐朝著名文学家,他所创作的《莺莺传》因被后人改编为《西厢记?#32602;?#32780;成为流?#35760;?#21476;的伟大艺术作品。人们所不熟悉的是,元稹是唐代中期的监察御史,是同时期官拜宰相的少数几个才子之一。

任左拾遗 事无不言

元稹小时苦寒,八岁丧父,家贫无业,靠母亲与兄长乞讨度日,衣不布体,食不充肠。元稹幼学之年,不蒙师训,因感邻里儿稚上学,涕咽发愤,愿知《诗》《书》。元稹的母?#23383;?#27663;出身书香门第,怜?#24433;?#20070;,亲自教授。而元稹天资聪?#20445;?#36827;步迅速,九岁即能写文章,十五岁应两经科试及第。?#28304;?#20043;后,更加苦心为文、夙夜强学,于二十四岁吏部判试入第四等,授秘书省校书?#20254;?#20803;和元年(806年),二十八岁的元稹应制试,登第者十八人,元稹名列第一,授左拾遗。

元稹的好友白居易也曾任左拾遗,唐代左拾遗是设在门下省的官职,意思是国家有遗事,拾而论之,是国家的重要谏官。元稹天性锋锐,居谏官之位,事无不言,数月间上封六七事,宪宗亲自召对政事。元稹上书请求朝廷尊儒重教,重视选择贤能之士辅导诸?#39318;印?#20182;引用汉代名儒贾谊的观点,上古三代之君?#25342;?#19988;久居其位,皆是教育出的结果。昔日太宗在藩邸,直到做了太子,遴选德之大者十八人聚集在身边研习。即位之后,即使游宴饮食之际,这十八人也随侍左右。“上失无不言,下情无不达?#20445;?#19981;到三四年的时间,太宗圣名便超过古之明君。贞观之时,太子师傅皆由宰相兼任,而后代太子、诸王虽有僚属,却日益疏贱,乃至于师傅之官不是闲置不?#38382;?#30340;文官,就是失去兵权而不知书的武将。“夫以匹士爱其子,?#35752;?#27714;明哲之师而教之,况万乘之嗣,系四海之命乎!”其谏处处以太宗为师,宪宗颇?#25991;?#20854;言,时召见之。

元稹的谏言得到了史家的高度赞赏,《旧唐书》和《资治通鉴》这两部治唐史必备的典籍,均作了较详细的?#38469;觥?/span>

官居宪台 不负使命

元和四年(809年),元稹拜监察御史,奉命出使川蜀,启奏弹劾?#24335;?#21335;东川节度使严砺违制擅征?#20056;埃?#21448;非法籍没涂山甫等吏民八十八户、田宅一百一十一亩、奴婢二十七人、草一千五百束、钱七千贯,并平反了任敬仲等冤案。虽然严砺已死,所辖七州刺?#26041;?#36973;责罚。元稹的出使“名动三川,三川?#22235;?#20043;?#20445;?#20854;后多以公姓字名其子”。但是,也正因为查办藩镇大案,元稹受到朝中严砺朋党的排?#32602;?#22238;朝不久便被?#36175;?#19996;都洛阳御史台任职。

当时,天子久不在东都,东都多不法者。浙西观察使韩皋对湖州?#24067;?#21439;令孙澥滥施杖刑,致孙澥死亡;徐州监军使孟昇去世后,节度使王绍护送孟昇丧柩回京,途中违法将棺柩停放在驿站;河南尹诬告书生尹太阶并欲杀之;飞龙?#20849;?#21311;霸占赵氏亡奴为养子;田季安强娶洛阳良家女子……这样的事前后有几十件,元稹或者奏报,或者弹劾,只用了一年时间便改正了过来,开罪了不少人,内外权臣都很不高兴,便找借口召令元稹回京。

元和五年(810年)正月,元稹从洛阳返回长安,途中在敷水驿站留宿。恰好,当日晚些时候,宦官刘士元也来到驿站。依据当时制度,御史与中官住宿驿站,先来者入住头等?#22836;俊?#20294;是,宦官刘士元却蛮横地强行闯入元稹居住的头等?#22836;浚?#24182;用马鞭击伤元稹面部。唐代中期,宦官正日益得宠,刘士元回京后便恶人先告状,元稹被贬为江陵府士曹参军。白居易作诗赞他“其心如?#38382;?#21160;必达穷民,东川八十家,冤愤一言伸”。

穆宗继位后,认为“惟直道可以事君,惟至公可以格物?#20445;?#20915;心启用公忠之士以施政教,他对元稹赞赏有加,称其“顷在宪台,尝推举职,比及迁黜,亦以直闻?#20445;?#24515;惟体国,义乃忘身”。很快,元稹被召入翰?#37073;?#25480;中书舍人、?#20804;?#23398;士(负责起草诏书)。当时,?#23454;?#35791;书由于?#26469;?#27839;袭,多半已经失于?#20260;祝?#20294;自元稹下笔,遂“一变至于雅,三变至于典谟,时谓得人”。穆宗知其为辅弼贤才,寻拜宰相。元稹任相后,正欲行平生之志,恰逢藩镇围困深州,于是元稹欲用反间之计击败他们。但是,此计却被?#23435;?#20026;别有用意。于是,元稹在仅仅担任了三个月的宰相后,便被贬为同州刺史。

在同州,他严格管束官吏,宽刑爱民,省事节用,做了许多?#27515;?#38500;弊的事,当地百姓的生产生活有了很大改善。两年后,元稹迁改浙东观察使,将要离开同州时,同州的?#20064;?#22995;“泣?#31561;?#21035;慈?#25913;浮保?#36974;道不可遏?#20445;?#24320;路的官吏费了好大的劲,才终于得行。任浙东观察使时,他发现浙江沿海进贡海鲜,由于路途遥远,特别容易变质,很难完好送到京?#24688;?#20803;稹立即上奏建议取消,省却了运输繁难的?#21490;?#39640;?#35828;?#36339;起来。第二年,他又“辨沃瘠,察贫富,均劳逸,以定税籍?#20445;?#30334;姓觉得十分方便,没有逾期不交税的,更没有流亡外地的。后来,他?#32622;?#20196;官吏带领百姓?#26696;?#31569;陂塘,春贮雨水,?#27597;群得紓?#20892;人赖之,无饿殍”。元稹“在越八载,政成课高”。这时已是文宗执政,文宗知道了很高兴,加元稹礼部尚书,降玺书?#21475;停?#24449;召回朝。太和四年(830年)正月,元稹又改?#20301;?#37096;尚书,兼武昌军节度使,“在鄂三载,其政如越”。

诗才盖世 名篇?#26469;?/span>

元稹“聪警绝人,年少有才名?#20445;?#24037;于做诗,善于描绘歌咏事物之风姿特色,与白居易友善。“当时言诗者称元、白?#20254;薄?#33258;士大夫学子,到闾巷俚?#23383;?#20154;,尽?#28304;校?#21495;为“元和体”。“江南人士,传道讽?#26657;?#27969;闻阙下,里巷相传,为之纸贵。”穆宗在东宫时,身边的妃嫔时常诵唱元稹诗文,“宫中呼为元才子”。长庆初,穆宗看到元稹的?#35835;?#26124;宫?#30465;?#21518;大悦,当即问元稹现在何处,当知其为南宫散郎后,当天便调任祠部郎中、知?#26399;荊?#24456;快又召入翰?#37073;?#25480;中书舍人、?#20804;?#23398;士。

其实,元稹作诗“实?#34892;?#22312;于安人治国”。正如他的自述,自御史府谪官十余年,专心写作诗章,日积月累有诗千余首。其中,?#34892;?#26159;见物感怀咏物寓意,但是?#34892;?#22810;“词直气粗?#20445;?#26681;本不敢暴露于他人眼前。“寥落古行宫,宫花寂寞红。白头宫女在,闲坐说玄宗。”这首入选《唐诗三百首》的《行宫?#32602;?#27491;是元稹所作的五言绝句。它以特别的视角和凝练的语言,抒发了盛衰之感,以小见大地点明了唐朝衰败的原因。而长达千字的鸿篇?#35835;?#26124;宫?#30465;罚?#21017;通过一个老人之口叙述了连昌宫的兴废变迁,详尽地描述了从唐玄宗至唐宪宗治乱兴衰的历史过程,感叹兴亡,总结教训,内容广博而深刻,是《行宫》的?#22363;?#23637;开,成为“新乐府”的代表作品之一,也是唐诗中的长诗名篇之一。

史学泰斗?#20081;?#24682;先生曾著《元白诗笺证稿?#32602;?#24182;断定“?#35835;?#26124;宫?#30465;?#32773;,微之取乐天《长恨歌》之题材依香山新乐府之体制改进创造而成之新作品也?#20445;?#25552;出此诗同《长恨歌》一样“合并融化唐代小说之史才诗笔议论为一体?#20445;?#35748;为读此诗必与《长恨歌》详细比较。可见,元白诗在历史上的地位及其对后世的影响是何等巨大。

元稹以其传世名作,为志同道合的好友白居易提出的“文章合为时而著,歌诗合为事而作”作了最佳注解。写到这里,不得不提到唐代文坛的一段佳话。元和四年,元稹奉使去东川时,白居易在长安,与他的弟弟白行简、李?#36158;?#21516;到曲江慈恩寺春游饮酒,席上忆念元稹,就写了《同李十一醉忆元九?#32602;骸?#33457;时同醉破春愁,醉折花枝作酒筹。忽忆故人天际去,计程今日到梁州。”而当时元稹果然走到梁州,并且也作了一首诗?#35835;?#24030;梦?#32602;骸?#26790;君同绕曲江?#32602;?#20063;向慈恩院里游。亭吏呼人排去马,忽惊身在古梁州。”“千里神交,若合符契,友朋之道,不期?#39046;# ?/span>

太和五年(831年)七月,元稹去世,时年五十三,死后追赠尚书右仆射,白居易为其撰写?#22235;怪久!?#26366;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”。元稹以其诗文流?#21450;?#20195;,润泽中华。“修身不言命,谋道不择时。达则济亿兆,穷亦济毫厘”。同时,作为一位著名的监察御史和政治家,元稹又用其一生?#25925;?#20102;辅君匡国、济世为民的情怀。(岱石)

 

 

  • 中共哈尔滨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哈尔滨市监委 版权所有
  • 技术支?#37073;?#40657;龙江华夏千博科?#21152;?#38480;公司 备案编号:黑ICP备06006535 
  • 公?#19981;?#20851;备案号 23010202010188 您是当前第位?#27599;?/li>
快乐8计划 苹果怎么下载闲来麻将 西班牙瓦伦西亚出国留学 王牌和面孔注册 上海福彩中心银彩通 西交利物浦大学分数线 极速赛车走势图 江苏时时彩网址 新11选5玩法 财神捕鱼有时间段吗 阿拉维斯vs赫罗纳